索菲(前篇)

她站在风里,花儿在夜里朦胧地开放,清香,她仰着头,注视着清冷的月。
她很美,她有着光泽的长发,清秀的脸庞,欣长的身材,风儿轻轻拂着她细腻的皮肤。
可是她很孤独,正如她多年以来一直注视着的月。
为什么夜空永远只有一弯月呢?
孤独是:一只大鸟,它有着一望无际的天空,风和云在它耳边轻快的呜呜倾诉,它在天底下四处张望,可是它找不到任何一只其他的同类。实在寂寞时,它偶尔会鸣叫一声,但这鸣叫声,直衬得天空更加的空阔,它的心更加的孤寂。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想着自己已经这么寂寞好多年了。
索菲。。。。。。
索菲公主。。。。。。
花丛后面轻轻地呼唤。
“我是北斗,是你父亲属下羽族的现任首领,我负责保卫我们的王国。”
她记起了这个声音,这个沉默的年轻人,于是她走到了花丛的深处。
北斗,每当她想起他或现在看到他时,她就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总藏着什么,深深的,可你又总能察觉,就好象是,他的眼睛一直在呼唤你敏感的灵魂。
“我父亲今晚出去了。”她看着北斗,笑着。
“公主有什么吩咐?”他很恭敬地应着。
“你能带我到你们羽族的庄里去吗?我知道那是个很好玩的地方。”她有些兴奋,羽族是这个王国最让人着迷的传说。
北斗的眼睛郑重地看了看公主,然后避开。他有些迟疑。但很快,他抬起头,说:好,我带你去。

索菲:夜,路很黑。
你的家离这边并不近。
北斗:不要紧,我念一段咒语。。。。。。你看,周围是不是很亮?
索菲:呵,真的,好美。。。。。。你刚才口里念的是什么?
北斗:我想让我的手心发光
照亮你温柔的脸庞

索菲:你知道吗?打从我第一次听见你的名字,我就好想问你,为什么你叫北斗呢?好拗口的名字。
北斗:北斗是我的星座,是我感叹的宿命。。。。。。我的全名叫北斗策,我的前辈们都叫我策。

索菲:把手给我。
北斗看着索菲,她沉静的眼睛在夜空下轻轻地闪着。
索菲:夜很冷。
把手给我。
索菲(心里):手,轻轻地触碰,北斗的手好冰好冰。。。。。。但是握着它好有安全感。。。。。。我要用我的手捂热它。
北斗(心里):从小到大,我的手只握过剑,剑,永远是冷的,所以我的手也永远是冷的。现在握的不是那冷冷的剑柄,而是一只温暖的手,友好而热心的手,我的手心有点热,微微地冒着汗。。。。。。心里有一种沉睡的感情在苏醒,是那种灵魂受到召唤的感受,很美好很快乐很温馨。


萧瑟的大地
静静的阶梯
你我并肩走着
留下一串
银铃的笑声

那是一座城堡
在夜里它正如沉睡的猛兽

坚定的石块
垒起它的威严

古朴的背影
诉说它的历史

好高大
又好深远
我看不到它的尽头

肃静的大门
我惊讶地仰望

索菲:这就是你的家?
北斗:是的。
索菲:这座城堡叫什么?
北斗:乌云庄。
索菲:不可思议,这样子宏大的城堡既然会是这么小气的名字?
北斗:名字是我最早的前辈伊伊起的。对于我们羽族,伊伊就是神,他所做的一切决定,我们都愿意接受。
索菲:他很强吗?他的名字也很古怪。。。。。。你见过他吗?
北斗:恩。。。。。。他离我已经很远了,我们羽族后面的人除了兴灵,再没人能看到他。
索菲:兴灵。。。。。。听说过,我父亲常提起他。。。。。。
北斗:要想见伊伊,首先,要,能够和他一样强大。
索菲:策。。。。。。
北斗:恩?
索菲:你一定可以见到他的。

我专注的看着你
你坚定地鼓励

我从不怀疑
你的每一句话

索菲:我们进去好吗?
北斗:好。

大门咿呀一声,渐渐敞开里面的世界,与外表的庄严肃穆冷清完全不同,里面的世界到处是生机和热情。萤火虫闪着它的光芒在花园中映着五光十色的幻影,发着微光的清凉的草地,沙沙作响怀旧的栀子树,多情的葵花四处绽放,月发着明光,照亮那光滑的石道。
她轻轻地感叹,心中有所触动。

宫殿里高大的的栀子树下,她停留。
柔和的月光,正越过城堡的厚墙照进宫里。当时,栀子树正开着一树的白花,还有许多绿色与白色相间的花骨朵像一支支小蜡烛很神气地竖在叶间。
  她的肤色竟然与栀子花的颜色十分相似。

他手一挥,萤火虫在他们身周围绕,四周闪着朦朦胧胧的光芒,他们就在这光环里
从草丛里飞出一只萤火虫。这只萤火虫所发出的金黄色的亮光出奇的亮。它在一棵栀子树的枝叶间飞翔了一会儿,就一路朝索菲飞来。在它的身后,留下了一道细细的金线。这金线在夜空中似乎停留了很长时间才消失。萤火虫的亮光很奇怪,它的身体飞过之后,这亮光却还在空气中长时间地停留着。因此,看一只萤火虫在空中飞翔,会看到它在空气中留下的弯弯曲曲的金线。
它调皮地在她面颊前停留,映亮了她恬静的脸庞。北斗觉得有点儿晕眩。。。。。。。她欢快又藏着些忧郁的眼睛,有点儿红晕的脸颊,腼腆地撇向别处的嘴唇,略显羞涩的微低的头发。。。。。。在他痴迷的眼神里诉说永恒。

暂无评论

索菲(前篇)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