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菲(中篇)

“我们到里面去看看好吗?”她终于不好意思,开了口。
“哦。。。。。。恩。”他意识到了他的失礼。

穿过长长的走廊,他们来到这座城堡的中心:第六宫。
这是一座很大的宫殿,天花板,厚墙,很精致地用水晶铺着,地板深蓝色,和夜空对应。一根很长的青铜柱,支撑着屋顶,柱下绕着一圈石箱,每个石箱都是用水晶作成,在这房间里发着淡淡神秘的蓝光,石箱上面都摆着一尊画框。
大大的宫房,除了这石箱,柱,前后门,到处都空荡荡的,透着幽蓝的气息。
“这是我的家”,北斗的声音里开始多了些非常复杂的情绪,索菲明显的感觉到了。

这是他的世界
他的故事

这里有他的悲伤
快乐

沉默的背后
就是这些沉重的记忆

他在一个石箱前停留,轻轻抚摩着着箱盖,索菲凑过来,这时她才发觉,这些石箱的模样似曾相识,五岁的时候,她妈妈离开她的时候,似乎也是睡在这样的箱子里。。。。。。
“水晶棺”,北斗握了握她抖得厉害的手,“不要怕,他们是我的前辈。”
索菲平静了一下心绪,她握紧了他的手,苍白的脸恢复了些红润,她看了看棺顶,上面的画框里有一幅肖像:上面是一个女子。
“她叫艾诗,是我姐姐。”
“你姐姐?原来你还有姐姐啊!”她好奇地端详着那画的主人:她有着双轻灵忧郁的眼睛,欲说不说沉默的嘴唇,坚毅的鼻,迷茫的眼神。
“小时侯,我很不听话,经常闯祸,然后树前辈他们就会罚我到瀑布下冲水,还不让我吃饭,每次都是艾诗背着树给我送饭的,还在旁边安慰我,给我讲故事,我总是认真地听着,这样我就不会觉得痛了也不会觉得苦闷,那时心里甜甜的,感觉很美好,她是我最亲近的人。”
“不过姐姐自己并不是很开心,我觉得。她常常觉得很孤单,也许是因为树太冷漠了吧,树对谁都冷冷的。。。。。。。姐姐总是安慰着别人可却总是没有人去安慰她,很少有人和她有共同语言,思想。。。。。。冬天里常看到她一个人静静地看雪,我想,她很早就想离开这个太寂寞的地方吧!可是树总顾着他的使命,姐姐最后还是走了。。。。。。”
索菲有些默然:“树好坏,姐姐好可怜。策,答应我一件事。”
“恩?”
“你不要学树!”她郑重地说,认真地看着他。
他用坚定的眼神回应:不会的。

艾诗的旁边,在另一架水晶棺上,放着另一个女子的像。
“她是谁?”
“乐琴,龙的梦中情人。”
乐琴确实很美丽,她有着双快乐美好的眼睛,似乎一直轻轻飞舞的发,她总让人觉得她在顾盼着什么,看过去她总在微笑,你常会被她感染。
“她现在在哪里?”
“。。。。。。”北斗沉默着。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说:“她和姐姐一样,去了另外一个国度。。。。。。”
“哪里?”

那儿没有阳光
只有无尽的黑暗

那儿没有温暖
只有冷酷的冰川

一棵草儿顽强地挣扎
也被风雪掩埋

他的沉默向她诉说着他的无奈。
“羽族中的任何一个人,完成了他的使命,都得去那里的,包括我也是。”他幽幽地说。
“。。。。。。”
一阵沉默,夹着索菲有所忧伤的思考。
“能告诉我乐琴的事吗?”
“恩。。。。。。琴是个很好的人,很善良,而且很乐观和坚强,在她的眼里世界是无比美好的。。。。。。她一直微笑着对待任何人,每个和她接触的人都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可是也许她太完美了,不管是我,夜风,还是龙,都觉得她是个遥远的人,永远无法接近,她很忽然地出现,又很忽然地消失,只给羽族留下一个梦,一个梦中情人的幻影。。。。。。”
北斗说着,一种复杂的情绪在他的声音里蔓延,有着忧伤,快乐,悔恨。。。。。。太多复杂的感情。
作为龙的继承人,北斗同样继承了龙的这些感受。
索菲拉了拉北斗的手,手很热,北斗的心很感动。
“我们到后面看看好吗?”他整理了下情绪,用一种超越悲伤后快乐的神情望着她。
“好啊!我们走吧!”她会心地回应。
“把手给我。”
“恩。”

暂无评论

索菲(中篇)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