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面,我在一片幽静的树林里向我的木屋走去,乐琴突然在我面前出现,我惊讶地望了眼这个手握利剑的姑娘,但很快作出毫不在意的样子,她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毫不客气地说:我叫乐琴,我天生就一个爱好,就是找剑术高手一比高低。
我是个很斯文的人,沉默寡言,至少表面如此。于是,我很纳闷地问她何以见得我是个会用剑的人。
她难得地笑了笑说看你走路的步法和非同寻常的右手还有你锐利的眼神,我就知道你这人不可小视。
梦中的我不禁有些小小的得意,人人都爱听好话,可是我同时也明白,我的处境已很棘手。
于是我从我的长袖里抽出生锈已久的剑。

剑气发出的时候,我发现乐琴的脸上现出很复杂的表情:那神情又是欣喜又是恐惧,她找寻已久的对手终于出现,然而这对手又强得可怕。
我们在落叶缤纷的秋天下开始了我生平最激烈的一次比剑,乐琴的剑法飘逸流畅,有种旷古之美,我心中虽暗暗钦佩,却已知自己稳操胜券。
这样的比试多少让人有些扫兴,为了不致让乐琴徒增痛苦,我迅速结束了这场战斗。
她惊讶无比地看着她脚下的落剑,那眼神告诉我她实在不相信自己这么快就输了,而且她嘴角的动作分明告诉我她有多么地不服气。
我向来不是个狂妄的人,我之所以看起来安安静静,只是因为这时的我早已淡泊一切。
我很淡地说,不用难过,你是我目前碰到的最强的。
乐琴闪了几下眼睛,我以为她会流泪,根本没有,我果然太小看她了,她坚定地看着我,一字一字地说:下月十五,前方石桥再比。
这是一个倔强的人,虽然挺美丽,不过这不是我所关注的,我喜欢的是她的性格。
我是一个寂寞的人,陪伴我的只有我的木屋,这片安静的树林,现在的我还没有花园。
我每天做的事情,很单纯,懒懒地靠着一棵树,思考着剑术的升华之法。
而她出现了之后,又多了一件事,我经常在这比武的地方四处张望,回想这场比剑,回想着特别的乐琴。
或许因为我太寂寞和空虚,才这样。
十五号应是不错的日子,天却在一瞬间阴了下来,之后乌云开始四面而来,大雨便倾盆如注,我有点傻地在桥头淋雨自己也觉得奇怪明明是人家约了我怎么好像我在等人家,而这雨淋得非但不痛,反而有种诗意的味道。
乐琴很准时地出现,雨天下的她穿一身淡黄色的衣裳,她的眼神透着股哀愁的气息,我的直觉告诉我那是惆怅,可我不能理解,因为我知道当我想她时我是这种眼神,而现在的我见到她除了欣喜若狂便已忘却一切,而她却是这种眼神。
她没有说话,一句话也没有,还没比剑,我却觉得她的眼很湿,虽然有雨水掩饰,我总觉得她在流泪。我是那么得莫名其妙。她开始在空中飞舞,她的姿势真好看,如天女下凡,她的剑尖挥舞着星芒,我感到恍惚,她的衣裙长飘让我眼花缭乱,可是我却很愚蠢地很快清醒,并记起了我是绝代剑客,于是我的剑劈了下去。
有时候我必须后悔,因为我不该一剑就斩断乐琴的剑。那个雨天,乐琴发愣地在我面前看着这柄断剑,她的眼神充满了对我的怨恨,而我则傻傻地对自己剑术的突飞猛进感到不可思议。
乐琴一言不发,在我的身周飞快地转了一周,我还未明白怎么一回事,她已消失在漫天大雨中。
这是我醒来时对她最后的记忆:
她像风一样,在雨中越变越淡,终至不见,而我的眼神一下子很惆怅。
这个梦醒之后,我开始明白,这世上有一个人,需要我去寻找,她是乐琴。

暂无评论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