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六):梦(1)

回到客栈,夜已很深。
我推开窗,向窗外的世界呵了口气,然后脱下鞋,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床上:躺着真舒服。
我很快就觉得现实的世界沦陷了。
眼前一片漆黑。
我觉得,我来到一个黑暗世界的中心,到处是黑茫茫的,没有一丝光亮。但是我不慌张,在那里静静地等,眼睛望向身右的上方。

是的,他来了。
一束星光,好像从宇宙的尽头奔来,越来越亮。
我仰起头,就看见了你,伊伊。
十四岁那年以后,我就经常做一个相同的梦。
十四岁的十月,我们家族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族内比武,今年,我的对手是我的堂兄,他叫莫空,比我大一岁。他有着阴骘的眼睛和邪气的笑容。对所有的人,他似乎都有着刻毒的仇恨。他出生那天天空滑过一颗有着长长尾巴的扫帚星,家乡以看相闻名的傅老先生说那是不祥之兆,所以空从小就缺乏疼爱。他是憎恨的化身,但是剑术却又出奇得好。我的所有堂兄表兄已经都败在他的手下了,而我,是第一次与他交手。
他的剑,非常得快,当你回忆时,记忆里只有一个断面,这个断面里剑影在你的额头飞舞。而当你试图将这些断面连续起来时,你会发觉自己是多么得无能为力。但是他给我印象最深的却不是这快,而是他的凶狠。当他挥舞剑的时候,透过他燃烧着憎恨的眼睛,你会觉得他握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一把可以烧毁一切的火把,而火花所到达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化做灰烬。我觉得我被一片剑影笼罩住了,身体无可奈何地一步步后退着。很想反抗,却无法看清空出剑的轨迹。空是绝不会给对手一丝喘气的几乎的。他会逼着你往一条绝路退出。而当你走投无路时,他继续一路狂追猛赶。他不仅仅要在剑法上战胜你,还要让你的锐气一段段地失去,直至击溃你的意志。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30招之内被人打败,而且是那么的狼狈不堪。我的肩上,背脊,额头,都留下了一道道伤痕。
我忘不了那天空的眼睛,他用竹剑抵着我,眼里充满了邪气与怨毒。
身体一阵阵地发疼。
我摸着包裹全身的白纱布,第一次感受到了失败的巨大痛苦。
然后我就来到这里,这个黑暗的世界。
我回忆着我与空比剑的过程,我的眼前只有他飞舞的剑影,而我,从始至终,没有还过一招。
是彻彻底底的失败。
当我冥思苦想着要如何去破解时,我感到了绝望。因为,我无法参透他出招的方式。
绝望就像我现在这样,栖身于一片黑暗之中,想要去寻找一丝光明,却什么也找不到。你会想,太阳呢?哪去了?但是太阳似乎已经抛弃了你,再不出现。这黑夜一下子无比得漫长,似乎没有任何的尽头,你在等待中一步步走向更深的深渊,直至将自己吞没。
我觉得身体正在下陷,一层层地掉下去,越落越快,而我也似乎终于要放弃了反抗,就要终于终于地永远沉下去了。
但是很奇怪,我恢复了意识,而且身体停止了下沉,双脚很清晰地踩在一块石板上。
然后我看见远处的上方有一团金色的雾气。
我开始流泪,默默地流泪,没有声音,我不哭。
有一双手抹掉我的泪水,伊伊的手很凉很凉,没有温度。
我忽然呼喊起来,声嘶力竭:“伊伊!带我走!我要离开这里!我恨这样的生活!我已经过了十几年这样的生活,却还要重复十几年这样的生活!我累了,我厌透了。带我走!用你无尽的力量,带我去一个没有纷争的世界!”
他没有任何要责怪我的意思。背对着我,朝前走去。他的身体发着金色的光芒。走了几步,他回过头,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了看我,然后递给我一把剑。
我刚接过剑,就看到他的身体化做一道道光丝,像千万蝴蝶升空那样一道道地飘走。在他出现的地方,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然后我听到整个世界都在对我说:你无法避免失败,因为你无法避免自己。如果今天你倒下,你就会永远地倒下。如果我带你走,就会带走一切,你终将一无所有。
然后我在那里哽咽着,泪水拼命地流。
很想去阻止,却很徒劳。眼睛擦了,又湿了。闭上眼睛,它还是涌着。“我不想哭,我不要哭”我告诉自己,喉咙却还是在发酸,我听到了“呜呜”地拼命克制却无法忍住的呜咽声。内心被悲伤的风吹得空荡荡的。

暂无评论

漂(六):梦(1)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