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末

2007-7-3日晚作于宿舍

大三末

(一)

你快乐吗?
不。
为什么?
我愈加发觉,真实的自己不是为快乐而存在的。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开心?
为什么不能开心呢,生活笑你,你要以更开心的姿态回复它。

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没有光线的黑色城堡,寻找它的出口。

(二)

在路上走的时候,我希望天空是深蓝的,路灯如果要有,请你温柔;行人如果要有,请你在另一列穿梭。
我希望有一条夜里的路,就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走;
我希望有一条微风吹拂的路,让我可以感受可乐在喉咙里荡漾开来的惬意。
喜欢这样的生活。

(三)

站在高台,足球场夜深人静之时,安静地铺展身体。
我和几个哥们在这寂静的球场,试图品尝酒的美味。
酒是太没味道的饮料,喝的时候,又苦又甜的,还要让神经恍恍忽忽。
都说喝酒后话很多,习惯闭着嘴想问题后,喝酒反而让人更安静。但是心里的东西被翻了出来,一节一节。品尝失眠的味道一直都不好――那是种无路可逃的尴尬。
我总是在这无法逃避的夜晚失眠,无可逃避地想着怎么样让这个与我梦境融为一体的黑夜过去。
看见了一首诗,拿起来,有点意思,就让这首诗陪伴这个黑夜吧。
再次醉眼朦胧,再次看见了念念不忘的阿钦。

(四)

你醉了。
没有。
没有醉。。。。。。
我一直都在干什么?
在这三年。。。。
都干了些什么。。。。。。

(五)

我一直未料到一个人物,我也一直未预料到这个人物。
它属于冰川士吗?
她出现过。
“有一个人,叫艾琳,似乎在梦境里出现过,但我没有去理她。”
关于艾琳的全部,最初的开始,只有一年前的这一句话。
我从来没有把她归入冰川士。冰川士,只是属于少年时代的一些憧憬,只是属于那个时候的三个人。
冰川士的结局也是一开始就设定的。
所以,索菲才会被兴灵带走。
那么,关于艾琳。。。

(六)

她与另一个人在一起,你就不舒服。
为什么你总是要记挂着这件事。
我一直都以为,我可以问心无愧地面对冰川士后面的人,我无法原谅自己的这种感觉。
但是也过去了。
这一切。。。

(七)

你弄疼我了。
这么多年,你都呆在一个角落,一直都没有走出来。
不可以成长的吗?
为什么?

你弄疼我了。
我要怎么做。

“我想寻找真实的自己,为了这一点,任何结果我都可以接受。”

我又被弄痛了,阿策。

我是逍遥的。。。。。。

(八)

就这么走掉么?
不回来了吗?
我不会像以前那样了,我说过了,我接受一切。
在没有放弃自己之前。
我该找到一直找寻的出口。

(九)

是说,你存在的意义吗?

暂无评论

大三末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