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寒假

我是很久没有更新自己的空间了,放假前夕对几个人瞎嚷嚷着要更新,目前正在构思等等。真正到了寒假,回家第一天,老爸问我:“那么,寒假有什么打算?”我的回答么,虽然很违心意,不过我知道识实务者为俊杰,所以很知趣地说:“听你的安排吧。”于是我的漫漫寒假就在我一天天的干些零碎的体力活中消磨过去了。

我现在,看起来是个蛮开朗乐观的人了,喜欢嘻嘻哈哈,喜欢高声说话,一副乐悠悠的样子,我已经很少去回忆过去的事,或者像以前那样,低着头想些心事,我干脆让自己的大脑空白,看着家里的那些工人们干活,偶尔考虑下自己要不要过去帮忙下,我的生活显得是这样得单调。
老弟回来后,第一个晚上给我上了一堂思想政治课,其主题思想是我不该如此麻木,不思进取等等。后来我对老弟说: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他说:好。于是我说,从前有一个江湖侠士,此人不仅武艺高强,抱负远大,而且很重信义,一诺千金。之后一次他与人打赌,输了,按照约定,他必须在一个客栈里擦十年抹布。我说,一个人,无论他过去怎么样,只要擦了这十年抹布,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呵呵,这个故事似乎不是很合适,但是我阅读过的材料比较有限,想着这个故事和主题似乎有点相关,就凑合着用了。
大年三十,吃过年夜饭,依照惯例,我和老弟要回老家去给我的大伯他们拜年,这次拜年花了点时间,回来时晚了点。天空下着蒙蒙细雨,路上安静得很。过去的自己开始不安份了。赫赫,随他吧。这份情景太熟悉了。。。。。。。
到家后我继续找着资料,资料是关于如何组建局域网联机玩三国游戏的,这个我和老弟三年多还没做完的事。然后上Q的时候碰到了李政道。这个我初中最重要,被我写的最多文章的人物。刚开始,我习惯地像对所有人客套那样对他客套,我已经开始习惯这样的自己了。李政倒是说了一些当年的事。在我写这段话的时候,时钟渐渐指向12点,窗外的鞭炮声非常热烈,噼里啪啦地响,把我开着音箱的音乐都压倒了。呵呵,过年了,有种莫名的忧伤往上涌来了,我知道自己是抵挡不住的,随他吧。我又看见了那么多四处绽放的烟火,听到把一切声音都压倒的巨大鞭炮声,闻到一阵阵火药味。透过窗户,我看到街道被一群烟雾围住,这烟雾透着橙色的光,一直像空中升上去,这热闹的景象持续着,终于慢慢的又平静了下来,我又渐渐地听到音箱里低低嘶叫的音乐了,却又冒来一阵突然的鞭炮声,又听到放烟花时嘭嘭的被压抑的沉闷的响声。我看到几辆摩托车在烟雾中逃窜。我不知道那个司机现在是什么想法,大概他拼命踩着油门时,也很难清楚这是刺激还是害怕。。。。。。。
总之,这一切终于都要安静下来了,无论这样的景象怎么地断续,无论人们用什么方式来表达什么心情,旧历的一年过去了,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都改变了。。。。。。
我们都老了。。。。。。我们又长大了一岁。
我们离OVER又近了一步了。
我就是这么悲观的人。
每当因为一些原因想起往事时我总是这样,眼睛有点湿湿的,心情特别烦闷。。。。。。
算啦。。。。。。。。
我总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在现在。
我最近已经构思好了我的文章,就差动笔写了。。。。。
本来想写点李政道的,被突如其来的鞭炮声打断,也就随他了。。。。。。
不论从什么角度,通过什么方式,这旧年新春的不小心流露出来的悲伤,都已经被不经意地记下来了。。。。。。
政,我们,是真的都变了。
是太多次的离别改变了我们曾经的那段友情啊。。。。。。
不是我们不了解对方的。
呵呵。。。。。。
随他吧。。。。。。

暂无评论

大三寒假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