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的重逢

五年后的重逢

我在床上疲乏地发困,天蒙蒙亮,看不到多余的阳光。
匆忙地起床,匆忙地吃饭,搭上破旧的车子,来到沁后。
空空寂寂的,一个人也没有。早晨很冷清,那棵熟悉的榕树青着叶子,在风里欢迎我的回归。
五年了,今天是初中聚会。
我孤单地在这里等着记忆的现实化,远处一个黑色的人影渐渐接近,白色的T恤闪着淡淡的光芒.
如我所料又意外地,李政道是我之后第一个出现的人.
没有长高,没有苍桑,他的笑容依然俊朗,恍如初三.
我们彼此会心地笑笑,必要地寒暄,没有太多余的客套.

XLM并没有太大地震惊我,我见到她时没有认出她.我见不到了熟悉的剑型长发,见不到了她当初羞怯的神情.她见到我时用一种讶异的眼神看着我巨大的转变,而我只是模糊地和她打了个招呼.
我不曾打算在这个失恋的季节作些无谓的动作.
作为聚会的组织者,我显得匆忙而孤独,我讲些客套的话,作些客套的举动,然后客套地请大家爬山.
那天我很孤单,注定的宿命.
在山顶上我只和李政道比较有意味地说了句:没想到她也会来.
我终于见到了他久违的深沉,他说:她胖了些.
我们没有多说.
之后聚餐.
负责安排座位的我,看着李政道的寂寞,巧合地把他和XLM安排在一起,我自己坐在另一个角落,今天的我对谁都冷淡,都客气,就像今天的人对我一样.
李政道并没有我的沉默,XLM也已经开始改变,他们有着许多话要讲,似乎初中实在太短暂.
你谈恋爱了没有?李政道很直接。
有一个龙岩的。。。。。。只是朋友而已。
有没有一齐出去玩?
偶尔。。。。。。
听说你是正月初一生的?
恩。。。。。。
我也是。
这时我插了句:还有我。
她惊讶而略带欣喜地“哦”,看过来,我低头,专注地吃饭。
李政道很开心.
XLM似乎一直很寂寞.
我的心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我们有几次互相面对的机会,因为我是组织者的缘故.她专注地看我,希望搜索到什么,我总是避开.
你不敢面对我.
不,我只是不想面对你.
后来我们去东方娱乐城KTV,一阵子后我把麦克风给了XLM,另一个在李政道手上.
他们很开心地合唱.
我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和李政道合唱了一首<忘情水>后,我拿过酒,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我静默地喝酒,一杯又一杯.
旁边的人说我在喝饮料.
我颓废地笑.
后来和大家敬酒,我给XLM勘满了酒,虽然知道她不喝,我还在多余地做着无谓的动作.
她看了看我,我们终于第一次正视对方,我又看到了她闪闪的眼睛,然后她顿了顿,像下定决心似的,拿起酒杯,呷了一口.
我一饮而尽,再没回头.
包厢里一直回响着她伤感的声音,美丽而惨白。
我突然觉得很想多喝些,身旁是空空的酒瓶。
后来回家,我,李政道坐在一起,XLM坐在我前面.
这个晚上我继续选择沉默.
李政道拍了拍她的肩膀,用他有点不舍的声音说:我要下车了.
她回过头,笑了笑.
我匆忙地下车,全班人和我挥手告别,她沉默地注视着我.
走在寂静的夜路,头有些晕,酒喝地太多了.
晚上做梦,梦见了一只冬天的候鸟。他在沉默的天空下低低地嘶叫,迷茫而徘徊,透着大病初愈后的疲惫。
我终于把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句号划上了.

暂无评论

五年后的重逢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