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高一老师(一)

纪念高一老师
班主任

初上高一的时候,认识了一大批新老师.今年已经高二了,为了不致像往事那样被我迅速忘掉,特地想写一些东西来记录这些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人.至于为什么用”纪念”这个不吉利的词,我想也许是因为—-也许是因为他们就如我的往事一样,只可以纪念而不可能再来一次了.

首先很想写的是班主任林少林.在高一所有的老师中,我只知道她的名字了.以后见着别的老师我只能尴尬地叫”物理老师”,”数学老师”,只有班主任才可以称呼”林老师”.班主任其实是不应该来当老师的,因为她长相确实还行,而且一看样子一接触就知道软得不能再软了,会被学生欺负.对她的印象—-相当多相当多,看得出刚开始她相当热忱,而且我坚信此人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和我说话时是这么一种态度而写评语时又是一种态度,也许是因为当着面不好说吧或者是不当着面好骂吧—-总之在评语里我被她说得完全是个无所事事的小混混,而事实上,我想我老蔡应该没那么糟吧.
我初来的时候对她并不抱持认可态度,产生不喜欢的原因有三:
一:管理能力.你看整个班级那么多人,分新书干吗要一个人一个座号轮番上讲台去领呀,既浪费时间精力又遭骂,一组一组传几下不就完了吗?要让我上去还好点.
二:前面易说过了,太软了,心太软的人当班主任好比一颗蛋周围都是石头,再硬也是自己头破血流,对于班上不良分子应该给予坚决打击—-她怎么连这句名言也给忘了.(好像说过分了,人家有时候也管的).
原因之三是讲课,听她讲课,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干吗那么多废话?我最想听的她都没讲,有时候,杂杂碎碎乱七八糟地讲了一大堆.还有练习册,讲呀讲,不停地讲,而且讲地让人听完了也找不出什么头绪—-像极了<<全解>>,看来似乎每一点都击到了,可是力是恒定的,击点越多,力越分散,每点受力越小,根本击不破.
在数清了种种罪行之后,我最大的想法就是我太过份了,不管怎么样人家没那么坏,何况,都已经过去了干吗还那么恶语伤人?想想自己讲的也没错,是应该想想人家的优点.我本来很不欣赏她,不过后来一件事改变了我的一些看法.
那次上班会课:因为刚大考完,大家垂头丧气,沉默的氛围大概是传了很远.传到林少林的记忆深处了,于是她给我们讲往事,讲她的往事,她说她高中的时候一开始读地很不好,大概就在及格线上徘徊来徘徊去,然后回家据说被人耻笑,耻笑的原因除了书确实读不好以外还因为是个女孩子,还有原因是在她们那个年代.虽然对于她当时的处境我知道的只有这么缪缪几句话,但已经足够了我忽然想起了我初二时的景况,那一种悲观与失落啊,我不会忘记.不过我也坚信这种痛苦是可以锤炼人的,比如我写的这个人,也是在这座火炉里炼出来的,虽然她后来的读书方法看起来很辛苦,好多处靠一个”勤”字,但已经让我很钦佩不已了,人活着着吗就要有志气一点,我就看好有志气的女孩子,不像我初中的那些女生,该落的不该落的统统落下来了.
好,不讨厌你了.
以后相当听她的话,我上她的课比初中我上课老实多了,而且有时候还热心地问她问题(这么讲…..好像哪里有差错,是不是要更正为”她热心地帮我讲解问题”?)不过直到最后这家伙也不留下一丝同情,硬是继续骂我”上课不认真听,作业不认真做…….”
我被她骂得心灰意冷,看见她脸上表情复杂,该笑该问候该无所谓该冷漠?后来因为思考太久,在她看来我是完全没有表情,像木头或者说像石头一样.
即使这样,最后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是个相当不错的印象,唯一不好的地方是遗憾,遗憾的是我怎么被她这么看不起,我想我应该没糟到这个地步吧.
后来听说她留短发了,再见时发现没以前好看,隔远远地逃过去.想她最美丽的长发减去—-也许是为了忘记过去,忘记过去的一年—-当然也忘记了过去的高一(13)班,真是这样吗,林少林?
也许是吧!
因为我们班在高一的时候她的化学科考了年段末名.
因为我们班数学整个高一都在年段末名.
因为我们班的总分也在倒数二三名.
她对我冷的态度, 也许也和这有关的.
也许她不爱这个班级,从她的冷来看.
也许她还是爱的,只是我们不争气她伤心失望最后不再愿意相信我们.
总之,我们似乎都彼此伤害过.

暂无评论

纪念高一老师(一)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