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高一老师(二)

数学老师

很想写的一个老师是数学老师,不掩饰地说,我很喜欢她.
我在高一一共遇上两位数学老师,都是女的,先前的一个长的像男子,看的出肌肉发达.不过这种阴阳错位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让很多人倒胃口.虽然文章的题目是<<纪念高一老师>>,但这个人不能多加纪念,否则晚上会做噩梦.
比如说,我高一上学期期末数学150只得了72,结果我做的噩梦成了这两个数比值的二十多倍.
关于前任数学老师,纪念完毕.

我想写的那位数学老师—-我至今不知道她的名字—-想起来真是遗憾.记忆里她对我相当好—-不过她对每个人都好的,这也差不多是喜欢她的一个理由.
有一次在出教室的路上,懒散且无目的地漫走,一抬眼的时候看见她在我前面,也在走去哪里,那时候她不是我老师.那天她穿一件—-用粉红大概能形容颜色的毛衣.她并没留什么飘逸的长发,很普通的那种,但是有点像XLM,用发夹紧着而后放下来,总之还行.她最大的特点在于眼睛和嘴唇.至今最能回想她讲课的那种高昂和认真的语调,那种专注和期盼的眼神.她真的很像—-神一样,我这么想.
一般来说对于一个这么想的人来讲,我写不出什么好的纪念文章,几乎是不会写的.我曾经感到好幸运,那次路上瞧见她的时候心里还在想她要能是我的老师该多好,不管教哪科.没想后来就那么有缘真让她教上了,而且还是我最心爱的数学,我忽然想也许老天已经明白了我对数学的痴迷,特地派一个神来扶我一把,真是那样的话,我也真该谢谢老天.
既然和数学有关,那么我们可以讲讲数学的进展.有一天晚上我去五班找人,正巧她在督修,我当时没注意到她,她却看见我了,当我要离开时她在身后叫住我了.就叫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已经好多年没人直叫了,而且我一向也不允许别人叫的.但是我却喜欢她这么叫我.我有些惊讶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记性再好没核对过面竟然就认出我了—-以后的一些事证明她确实很厉害,因为她差不多班里每个人的名字都叫得出来.
那天晚上后来的事其实很简单,她叫我拿数学答案给数学科代表.
这是一件多么小的是,然而却成为了我和她最近的也是唯一的一次非学习上的交谈了.
之后该开始言归正传了,我的数学在她刚接手时先考了145,她接手后每次考试总分100,我一般都是90或者89.后来有一次数学竞赛她点了我的名了,让我也参加,我实在是有点惊惶失措,那几天写的日记里差不多都涉及到了”一把废弃三年已生满铁锈的剑”.
多谢她的栽培,不过我太晚赶上了,没什么好结果,而且我也知道不可能有结果了.
期末考150分考122,比去年多了50分.
然而她要走了.
她上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感到沉默,多么好的老师,虽然我只能和你匆匆一瞥,但我却知道,你确实是非常的优秀,并且执着,热情.
也许老天看自己任务完成了,又看见别人在受苦,于是又把神派去救别人了. 对于老天的这种乐于助人,我也无话可说.
不过这种缘分实在是太,太残忍了.也许这样子,这种缘分才会弥足珍贵.

后:
当我重新翻出这篇文章,在打入电脑的过程中,我的脑子里不时地浮现乐琴的影子,原来那时就已经埋下了种子了,原来我那时已经就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了…….数学科代表…….那时的科代表就是乐琴啊…..我一直都觉得虽然很喜欢乐琴,可是她始终是一种替代,悲哀的替代,我一直以为她是一个人的影子,直觉地认为着,却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影子真正的主人,竟是这么的遥远和陌生.
这是我和她的不幸
一见钟情,也许只有这一次了吧.我应该满足了吧.
在混杂着最美好和朦胧的那个时代,呵呵.

暂无评论

纪念高一老师(二)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